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爱日小说 www.arxs.com,妙手神织3——隐形内衣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瑟肯叔叔,那杯酒究竟有什么来历呀?”走在昏暗不明的走廊上,艾美忽然开口问道。

    “既然你这么好奇,我就告诉你吧。”我牵着郝莲娜的手,头也不回地边走边说道:“据说很久很久以前,穆思祈大陆上有一座神秘小岛,那里聚集了一群魔法或武术修为,都达到了至少七阶以上的恶魔强者。这些人除了每天必要的修炼外,最大的嗜好、或者应该称为兴趣,就是以各种残忍的手段,玩弄被他们抓到岛上的女人。所以那座神秘的小岛,又被称做──恶魔岛。”

    这时郝莲娜忽然插话道:“它属于哪个国家管辖,为什么不派兵围剿?”

    我转头看了她一眼道:“据说这座恶魔岛隐藏在‘深蓝之海’某处,是一处无人管辖的公海区域;为了防止外人侵入,这些恶魔们就在岛屿四周,布下了层层禁咒结界。因此,要找到正确位置已经不容易,更别提派遣军队攻入结界,进而消灭那些恶魔强者。久而久之,那里就被视为传说中的禁地。”

    “那跟你点的酒又有什么关系?”艾美立即提出心中的疑问。

    “相传两百多年前,有一位吟游诗人在因缘际会下,不小心误闯恶魔岛,还差点因此而死在岛上。等到他历经千辛万苦逃出来后,就将他在岛内所见所闻,编纂一部名为《一千零一夜之朱颜血系列》──内容既黑暗结局又悲惨的惊悚小说……”

    我稍微换口气继续道:“据说他写这部巨著时,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一张张被禁锢在岛上,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却又无助绝望的哀凄的面容。在这情形下,他为了纾解内心的恐惧与压力,每天就到酒吧买醉,并要求酒保特调这杯,由三种纯度极高的等比例烈酒,两种含有微腥气味的果汁,以及辣椒、盐、醋、糖等调味料,将它们全部混合在一起,最后调制成色泽腥红,入口微辛带咸,却又五味杂陈,亦命名为‘朱颜血’的特调酒,来纪念那些身处禁地,却无法脱逃的可怜女人。”

    这时艾美随即追问道:“不对呀,既然那位吟游诗人能逃出来,其它人难道逃不出来吗?”

    我骤然停下来,回头瞟了她一眼后,叹了口气继续道:“唉,恶魔岛上女人不是逃不出来,而是她们被那群惨无人道的恶魔,以非人道的残虐手段调教改造后,已经无法回到这个世界过正常的生活。因此那位吟游诗人,每当说完一则《朱颜血》故事,并一口气喝下这杯酒之后,总会望着手中的空杯,发出‘穆思祈大陆上,又有一颗红泪,于焉堕落’的感叹。”

    “有这么恐怖吗?”艾美似乎不以为然。

    “呃……反正只是一则传说罢了,你当故事听听就好,干吗这么计较它的真实性?”

    “哼!就知道你在吓唬我。”艾美嘟着嘴说道。

    “呵呵呵,信不信由你……”我露出深沉的笑意说道。接着,又往前走了差不多三分钟,我才停在一扇暗红色的门板前。

    我举起手正准备敲门,就听到门板另一边,隐约传出女人骚浪的娇啼声。

    “主……主人,我们待会再进去吧。”郝莲娜紧握着我的手说道。

    借着昏暗的油灯,我恰好捕捉到她一闪而逝的羞赧神色。于是我在她耳边悄声道:“呵呵呵,你怕什么!又不是没看过活春宫的好戏。待会儿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不妨也和我表演一场,让那些人开眼界……”

    “啊!主人,你!”即使她浓妆艳抹,仍掩不住厚妆下的绯红。

    “瑟肯叔叔,你们为什么不进去?”

    “桑妮小姐,因为……”我忽然打断郝莲娜的话说道:“没什么,我帮依凡做最后的心理准备罢了。”接着我在门板象征性敲三下,并不等对方响应就直接推门而入。

    门刚打开,房里就传来令人销魂的浪语:“喔……求主人……插……插深一点……啊……”

    放眼望去,这处约二百平方公尺的大房间,置放了一个圆形高台,四周坐满了男人。在这别有洞天的空间里,这些人正目不转睛地观赏台上的特殊表演节目,当中还夹杂几声粗重的喘息。

    这时在正中央的圆形高台上,有一个全身赤裸,身材肥胖短小,头发微秃的年轻男子,半跪在一个年纪不到十八岁的赤裸女孩后方,奋力挺动他的下半身,在她流淌出蜜汁的肉壶里,进行激烈的抽送动作。

    只要曾流连过风月场所的人,看到这幕香艳火辣的表演就明白,这里绝对是一处春色无边的销魂窟。

    由于我对这些淫靡画面早就习以为常,所以情绪上并没有产生太大波动,可是没见过这种“大场面”的郝莲娜,此刻却不知所措地呆站在我旁边;就连以大胆著称的艾美,此刻也惊讶地望着前方,脸上不自觉闪过一抹臊羞的红霞。

    “瑟肯叔叔……他们……这……你为什么带我们来这里?”艾美回过神来,手足无措地在我耳边悄声问道。

    我凑在她耳边低声道:“我怎么知道这里今天恰好办活动!?怪不得钱宁刚才看我的眼神不太对……”

    “那么老板呢?他在哪里?”艾美不自觉往后挪了一下,神色仓皇地问道。

    我漾着古怪的笑意道:“桑妮侄女,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算了!”艾美狠瞪了我一眼,咬牙切齿道:“今天你如果不是我叔叔,我一定会将你打到娜娜阿姨认不出你来……”

    此话一出,站在我旁边的郝莲娜忽然“噗哧”一声,抿嘴笑了起来。

    我恼怒地瞪了她一眼道:“依凡,有什么好笑的!如果待会要你展示那件伟大的发明,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只见郝莲娜张大嘴,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道:“主……主人,你该不会真的要……依奴展示这件内衣吧?”

    我嘴角上扬,泛起一抹邪恶的笑容道:“你放心啦,我当然不会要你一个人展示!你难道忘了,我们还有活泼可爱的桑妮侄女吗?有她陪你一块儿展示,你应该不会紧张了吧?”

    “瑟肯叔叔!”艾美忽然阴沉着脸道:“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说好,我不用做那么羞耻的事,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

    我故意装傻道:“咦?我有说过这句话吗,我怎么没印象?依凡,你有听过吗?”

    郝莲娜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道:“这个嘛……依奴没有听过主人提起耶。”

    “依凡!你!”只见艾美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瞪着郝莲娜。

    “桑妮,你生气的模样好可爱喔!我真想在你那张粉嫩的俏脸捏几下……”

    说话的同时,我慢慢伸出让女人又爱又怕的大手。

    她一看到我的调情神手,顿时惊慌地边向后退边说道:“叔叔,我、我答应你当展示那件衣服的‘模豆’!只要你那双手不要伸过来,一切都好商量。”

    “呵呵呵,桑妮,你果然是个明事理的好女孩……”我缓缓缩回神手,脸上自然流露出胜利的笑容。

    郝莲娜随意扫视四周一眼,最后才向我悄声道:“主人,你还没有告诉我们,那位有钱的金主究竟在哪里?”

    “喔,我看一下……”我踮着脚尖,在黑压压的人群中飞快扫视一圈,却没发现熟识的脸孔。

    “奇怪,路易斯呢?”

    当我望着神情亢奋的人群自言自语时,背后冷不防被人拍了一下。“喂!瑟肯·比格吗?”

    我的肩膀剧烈颤抖了一下,心里咒骂来人的同时,我强压下惊吓的情绪,表面上故作镇定对他道:“呃,我就是……这位大哥找我有事?”

    只见站在我面前,一个个头虽小,但体格看上去结实强壮的年轻男子,面无表情道:“跟我来,老板在里面等你。”

    我语带抱怨地嘟嚷着:“奇怪,我带着诚心诚意来找你的老板合伙做生意,可是他却故弄玄虚耍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你待会自己问老板,我只负责带路而己。”

    冷漠的语气,尽管让人听了很不舒服,但碍于我正处于不利于己的环境下,又有求于他,我也只能把心中的不满暂时压下,拉起郝莲娜的手,用眼神示意艾美紧跟在我身后,尾随这名男子快步离开这处,已经逐渐弥漫着腥臭精味的销魂窟。

    自从郝莲娜历经那次重大的情伤之后,不知什么原因,她居然对我这双令女人又爱又怕的神手,没有产生太激烈的反应,让我可以享受情侣之间诸如牵手、搂抱、亲吻……等亲密行为;反倒是艾美,只要我稍微触碰她的身体,她马上变成性饥渴的荡妇,非得我亲自上阵,帮她泄去体内燥热的欲火才行,否则她就会像一头发春的性兽,拿着“细缩青瞑”在拉吾尔森林猛砍乱劈,或者直接逃到洞里,当着我们的面,不知羞耻地用手或光滑树枝,抚弄早已蜜汁狂喷的下体,寻求生理上的慰藉。

    记得有一次,那时我们暂居“白木屋”──就是我们所居住的隐密岩洞,大约两个多月,艾美居然为了谁该去捡拾柴火的小事,和我起了不小的争执,结果吵着吵着,她竟气得抓起细缩青瞑刺向我;而我为了保住小命,不得不举剑格档反击,然后就这样莫名其妙打了起来。

    想当然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