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爱日小说 www.arxs.com,于果的逆袭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她,几年前是高安的女朋友……也是我的大一辅导员,叫王晓欣。

    从省城考完试回来,我又紧张的开始给学生复习,投入中学期末考试中。我感到,这学期,学生被我教砸了。

    等学生考完试,终于清静了下来。我便每天在外面闲逛,到了晚上才回家。

    至于孙彤怎么向她妈妈解释,去他娘的,关我屁事。

    转眼到了过年,我的父母来来了,老丈人也巴巴的赶来了,两室一厅瞬间变的拥挤起来。

    当孙彤说因为我爹身体不好,让她老子和我睡客厅时,她妈张大了眼睛,脸都绿了,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过了好久才低低的迸出一句:“女生外向,替别人家养了。”

    我听了想大笑,又有些想哭,你是替我家养的孙彤吗?呸!和我好上时已经不是处女了,婚后他妈的还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她就是个贱货!

    人多是好事,当四个老人围着孙彤问东问西时,而孙彤疲于应付甚至不断替我圆谎说好话时,我躲在卧室中看着电影,乐得清闲。

    年后,孙彤就进入了休假模式,她还有半个月就要生产了,而那个时候,中学要开学了,我的成绩……也该出来了。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过。这一天,六人一起来到医院。在孙彤的哀求目光下,我大手一挥,木然的在家属栏上签上了“于果”两字,心中却是狂喜起来。这孩子生了,我的计划就基本成了。

    医生拿过我的签字,推着孙彤进了产房。

    女人生孩子的过程让家人也跟着受罪。看着爹娘焦虑不已的模样,我的心中在哭泣,暗道:“爸,妈,快了,我快报仇了,儿子对不起你们!”

    孙彤进去了两个小时,可是我却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在产房外,等自己的妻子生别人的孩子,这是何等的耻辱?我掏出手机,上起网来。

    “我们等的火烧火燎,你在一边像个没事人一样看手机!”丈母娘叱道。

    “妈,我在看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爸爸。”手机上显示的结果让我顿时欣喜若狂,抬头对丈母娘呵呵笑道。

    又过了两个小时,产房的门开了,一个护士抱着一坨肉球走了出来,口中叫道:“于果家的,母子平安。”

    四个老人立刻窜了上去,惊喜的齐声问道:“男孩女孩?”

    护士抱着小肉球一路疾行,说道:“男孩。”

    丈母娘又问:“你抱到那里去?”

    护士不耐烦的道:“保温箱,你们不要跟来。”说着,窜进了一个房间,将门关了起来。

    我远远的看了那肉球一眼,粉嘟嘟的,肥嘟嘟的,心中却只有一个念头:“这不是我的儿子,这不是我的儿子……”

    产房的门再次打开,医生推着孙彤走了出来。四个老人又窜了上去,对孙彤嘘寒问暖。

    我也走到车边,只见孙彤脸上惨白,头发已被汗水浸的透湿,显然生孩子让她受了很多苦。

    “辛苦了。”我说。

    “嗯。”孙彤应了我一声,却不敢看我的眼睛。

    “于果,你来推车,让医生歇一歇。”丈母娘又嚷嚷起来。

    过了一两个小时,护理部的护士走进病房,笑嘻嘻的说道:“恭喜啊,好可爱的大胖小子!”

    四个老人一见护士怀里抱着孩子,立刻忘记了孙彤,将护士围了起来。

    护士将包里好的孩子放到孙彤身边的小床上,笑道:“七斤五两,好久没有这么重的小孩了。”

    丈母娘闻言得意的道:“还不是我伺候的好,哼。”说着,她瞪了我一眼,又横了我妈一眼。

    我顿时又感到一阵愤怒。

    “看,于籽多像于果啊。”我娘忽然不甘示弱的说道。于籽是老丈人起的名字。

    “嗯,确实像!”我爹和老丈人也附和道。

    “哪里,明明像我们孙彤多一些!”丈母娘说。

    我看看那孩子,肉嘟嘟的,脸上肉红肉红的,满是皱褶,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半睁,压根看不出像谁,倒是很丑。

    我又看向孙彤,却见她瞄了一眼孩子,然后迅速的转开头去。

    过了两天,学校开学了,高安召集了任课老师开会,在会上点名批评了我,因为我的学生成绩在年级倒数第一。

    开完会后,高安将我叫进他的办公室,又严词训斥了我。听着他冠冕堂皇的话,我愤怒起来,和他又大吵了一架,然后甩门而去。

    高安,孙子,我和你没完……

    过了几天,在我和孙彤的劝说下,我爸妈要回家了。他们看着这个便宜的孙子还依依不舍。

    丈母娘说:“亲家,你们就放心回去吧,我的女儿和外孙,肯定会照顾好的。

    啧啧,小乖乖,长的越来越像你妈了。”

    确实,这几天这孩子像发面一样,越长越开,像极了孙彤。

    送爹娘上了车,我在外面又晃悠到晚上才回家。

    孩子转眼满月了,孙彤开始每天抱着他下楼去玩。我想,我该和孙彤摊一部分的牌了。

    下班回家,我没有上楼,站在小区的花园里,给孙彤打了个电话,让她下楼来,有话和她说。

    很快,孙彤下了搂,看我站在那里,她有些忐忑,小步的走到我面前,顿了一下才犹豫的问:“有什么事吗?”

    三月,春暖花开的季节,我离开了工作两年半的中学,又回到了省城,这个我读过四年书的地方。

    当我说出我辞职了,要去读研究生的时候,孙彤的身躯颤抖着。霓虹的灯光下,我看到两行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流了出来,让我感到是如此的快意无限。

    我辞职的时候,甚至还没有等到学校的面试,可是我等不及了。当一个人有了新的选择,他就很难再忍受坚持半年多的痛苦煎熬。我不想再面对这个出轨的妻子,不想再面对终日刻薄唠叨的丈母娘,更不想面对这个不是我儿子的婴儿。

    孩子诚然是无辜的,可是我呢?

    如何向高安寻仇?我一时想不出一个短期就能奏效的方法,目前能做的只有逃避。难道只能等孩子再大一点的时候用同归于尽的方法让这对狗男女身败名裂吗?我愤怒的扪心自问。

    我离开了那个与孙彤一起建起的却又被她摧毁的家,来到了省城。在我临走的时候,孙彤塞给我一张卡,哽咽的说:“里面有三万块钱。”

    我身子一僵,鼻子也忽然一酸,沉默了一下,我接了过来。以前吃穿都是用我的工资,这算她欠我的,况且那顶绿油油的帽子,又岂是三万块钱就能偿还的?

    想着,我坦然的把卡装进了包中。

    离开学还有半年,就把从研究生开始当做我的人生新起点吧。

    几乎没有悬念,我通过了学校的面试,因为我的统考成绩确实不错,况且还是本校毕业的学生。找了一个留校的同学帮忙在学校里租了一个宿舍,又在附近的便利店找了售货员的工作,静候九月。

    “对不起,小姐,我们打烊了。”晚上十点钟,我结完了帐,刚关掉售货机,一个高挑的年轻女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我就买个面包……啊……小果,你怎么在这里?”那美女说道,语气有些吃惊。

    我抬头一看,只见那女子梳着少妇的发髻,鹅蛋形的小脸上清清爽爽,皮肤像蛋清一般娇嫩,也不由喜道:“欣姐,是你。”王晓欣,我大一的辅导员,研究生考试时的监考老师。

    “小果,你怎么在这里?”王晓欣惊奇的问我。

    “欣姐,我不是考了研究生吗?现在在这里打工等着开学。”我笑道。

    “啊,这样,那就是考上了?”王晓欣欢喜的说。

    “是的,幸运。”我说。

    “这是实力的体现啊,小果,大一的时候你就是班级里最聪明的。”王晓欣笑道。

    “欣姐过奖了。对了,你要吃什么面包?”我问。

    “这个。”王晓欣挑了一个红豆面包递给我。

    “欣姐,我请客。”我笑道,又把面包递给了她。

    “那怎么行?八块五,我把钱给你。”王晓欣不依的说,从她的坤包中掏钱。

    我连忙按住了她的手,说:“欣姐,你就是给我钱也没有办法收银了,机器都关了。”

    “好吧,那谢谢你了,小果。”王晓欣也不是矫作的人,她把坤包的拉链又拉了起来。

    “再见,欣姐。”我说。

    “再见。”王晓欣向我摆了摆手,她的小手又白又嫩,刚刚触及时又软又滑。

    我绕过柜台准备关门,不料王晓欣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看着我问道:“小果,你从中学辞职了?”

    “是啊。”我说。

    “干嘛不让学校委培呢?”

    “我想毕业了不再在回那里了。”

    “那也不必这么早啊,可以暑假再辞职啊。”王晓欣奇怪的道。

    “有些私人的原因。”我勉强挂起笑容回答她。

    “嗯……学校在招辅导员,你愿意试试吗?”王晓欣咬了咬嘴唇,忽然问我。

    “好啊,当然愿意。”我大喜,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那你明天来学校找我吧,D 栋三楼。再见。”王晓欣笑道,那笑容像夜中的幽兰一样空灵。

    看着聘聘婷婷远去的身姿,我这才发觉刚刚的王晓欣比印象中曾经的她要美丽许多。研究生考试的时候,我只是惊鸿一瞥,没有太在意。现在才发现,假如把大四的她比作小荷初露的话,那刚刚的她已是夏荷轻绽了。

    天空飘着牛毛般的小雨,我冲着绿油油的草坪狠狠地挥舞了一下拳头,成功了!我是学校学生,有两年多中学班主任的经验,还是学校待入学的研究生,最关键的是欣姐是系里团书记兼辅导员的主管,这个职位是她主面的。

    虽然工作从九月才开始,可是我已经上班领工资了。至于工作的内容,还很清闲,就是天天给其他辅导员打杂跑腿,兼学习。

    “小果,帮我个忙好吗?我想把这些书搬回家。”当我正在看一些资料的时候,坐在对面的欣姐对我说。这个办公室不大,一张沙发,一个茶几,四张L 形的办公桌,我和欣姐对面坐,赵老师和韩老师对面坐。在学校,一般都以老师互称,而我依然叫王晓欣为欣姐,她叫我小果。

    出租车开进一个很漂亮的小区,处处绿树红花,多层的小楼掩映其中。

    这些书怕有五六十斤,我扛到四楼也微微气喘,欣姐开门时我问:“欣姐,这是什么书,这么重?”

    “我买的一些外文书,进来吧。”欣姐转头笑道。我知道的,她还在读博士。

    我抱着那捆书进了客厅。房子很大,三室两厅,装修的很是知性素雅,和欣姐自身的风格很相似。

    “辛苦你了,坐下喝点水吧。”欣姐说。

    “好。”我坐到沙发上,换目四顾,说:“欣姐,你家里装修的好漂亮。”

    “哪里,一般装修。”欣姐谦虚道,把一杯白水放在我面前。

    “咦……这是……”看到悬挂在电视上方的结婚照,我身躯蓦地一震。欣姐结婚了我是知道的,可是一直不知道她老公是谁,可是现在知道了。结婚照里,欣姐化着蛋妆,穿着洁白的婚纱,犹显得秀丽与温婉,而她旁边,那个笑盈盈的西装男子,竟是高安……

    欣姐见我看向那张结婚照,不由微微害羞。我看了她一眼,笑道:“以前一直不知道,欣姐的老公是高哥。”

    欣姐笑道:“是啊,我到京城读书后,他又来追我,后来……去年结的婚。”

    竟然是他,我暗暗的咬牙切齿。原本以为他们大四分手了,想不到后来又复合了。

    我又笑道:“欣姐,那高哥在我们初中,你一个人在省城不寂寞吗?”

    欣姐脸上现出微微的失落,说:“那有什么办法?不过他明年就能调回来了。”

    “嗯,那就好了。”我口中胡乱的应道。

    “对了,高安怎么没有跟我说过你离职的事情?”只听王晓欣像是问我又像自问般的说道。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恨的咬牙切齿,想不到,想不到……高安你这王八蛋,有这么漂亮的妻子,竟还动我的老婆?

    转眼到了六月,草长莺飞,学校里茂盛的大树上知了又开始连续叫了。而不知觉中,我却逐步的陷入了魔道,天天想着如何去对付王晓欣。我已把对高安的恨转嫁到了她的身上,想着如何把她压在身下,以报一箭之仇。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里臀套裙把王晓欣装扮的水墨清秀,黑色丝袜虽然不是透明的,却凸显了她浑圆颀长双腿优美的形状,再加上一双黑色细中跟的尖头小皮鞋,我发现脑海里出现王晓欣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甚至恍惚中认为我已经迷恋上她了。

    与王晓欣整天对面而坐,看着她温婉的笑容,桌下的脚偶尔接触,让我总莫名的微微失魂。

    我不能喜欢她,我不能喜欢她,她是我仇人的老婆,我捏紧拳头,告诫自己。

    机会来了。

    临近放暑假的一天,王晓欣忽然对办公室里三人道:“明天是周五,晚上我请大家吃饭吧。”顿时赵老师和韩老师欢喜雀跃起来,齐声说:“王老师该请。”

    我有些迷惑,问:“欣姐有喜事?”

    赵老师说:“小于,你还不知道啊?我们的大美人王老师评讲师职称过了。”

    我一愣,连忙堆出笑容,说:“恭喜欣姐,恭喜欣姐。”向王晓欣看去,今天的她喜气洋洋,俏丽明艳,端是个大美人。

    忆往昔,我大一时她大四,而那时她已在我们系系花的宝座上虎据了四年,堪称花霸。孙彤也只有等到王晓欣去京城读研究生后才晋升系花职位,白白蹉跎了宝贵的大一时光。

    王晓欣俏脸微红,笑道:“谢谢。”

    参加饭局的共有八九个人,大部分是女孩子。我的心微微颤抖起来,却在饭局上插科打诨,俏皮话,恭维话不断,顿把气氛推至顶点。大家都笑着说:“想不到小于平时话不多,一到该用的地方口才却这么好。”

    气氛高了,喝酒自然也少不了,众多女子轮番向王晓欣敬酒,我和其余两个男的自然也不示弱,饭局已然变成了酒局。到十点多钟,大家酒酣耳热,终于到了作鸟兽散的时候。

    果不其然,韩老师红着脸吩咐我一句:“你送王老师回家吧!”然后她就和赵老师上了一辆出租车。

    在出租车上,我半搂着王晓欣,只觉她身体柔软无比,飘着淡淡的清香,一颗心不由悸动的剧烈起来,临时起意的计划终于又接近了一步。

    王晓欣费了半天劲才摸索着把门打开,忽然身子踉跄了一下,我连忙扶住她。

    她软瘫瘫的趴在我身上,我低头去给她脱鞋。高跟鞋瘦美精致,十分贴合她的小脚,很轻易的就脱了下来。

    黑色丝袜包里的小脚盈盈一握,虽然丝袜不透明,可是却勾勒的那天足是如此的纤秀,我不禁握在手里轻轻捏了一下。

    伏在我身上的娇躯一颤,只听王晓欣口中呢喃的道:“我要躺下,没劲了…

    …”

    我将她扶坐到沙发上,心噗通通的跳动着,转头问她:“欣姐,喝水吗?”

    “喝,好渴。”王晓欣说道,她迷离着双目,瘫躺在沙发中。

    我不由暗喜:“喝了那么多酒,不渴才怪。”

    到饮水机前,拿起一个玻璃杯,倒了一杯水,然后背着她,将一粒小药丸轻轻的投入水中。那药丸转瞬即化,与清水溶成了一体。

    会有用吗?我有些心怯。当昨天我走进那xx用品店,告诉女老板我的妻子行冷感时,风韵犹存的老板从货架上拿下一瓶药,放在我面前,然后鬼祟的说:“进口的。”

    我担心的问:“有副作用吗?”瞬间有种地下接头的感觉。

    半老徐娘傲然一笑:“纯天然植物提炼制作,不含激素,不含防腐剂……”

    王晓欣接过我递给她的水杯,咕咚咚的喝完,我的心里又扑通的跳了起来。

    只听王晓欣忽然说:“怎么有点苦……”

    “或许是欣姐喝多了酒吧。”我慌忙解释,脑袋上泌出了一层细汗。

    “想不到你今天……口才不错嘛……大一时你闷不吭声的。”王晓欣忽然睇了我一眼,笑道。大大的眼睛中醉意依然朦胧,竟还包含着些妩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