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爱日小说 www.arxs.com,江湖情仇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黑衣人正是秋云。他与秋雷分手后,放心不下乃弟,遂故意在原地徘徊不去。等到荀秀山和秋雷欣然上路后,他才展开师门绝学“流光遁影”,跟在一行人的身后。此时他的武功已高出侪辈甚多,秋雷和荀秀山浑不知有人在后跟踪。要知道秋云当年被高僧了然救走后,虽拜在了然大师门下,但他在十五岁那年却巧遇奇人,更是突飞猛进,练得一身盖世绝学。秋云虽然武功高强,却深藏不露,为人更是侠肝义胆,路见不平暗中出手,受益之人却往往不知恩人的真正面目,故而秋云在江湖上半点儿名气也无。

    秋云见一行人往陕西华山方向而去,心下甚是诧异,但他心中对弟弟秋雷很是挂念,仍然暗中尾随。秋雷污辱荀如烟的晚上,他住在另一家旅店,所以并不知情。次日清晨,他发现兄弟秋雷已不再和荀秀山等人同行,心中又惊又喜。在秋云心目中,荀秀山实非正人君子,他不弟弟和这种人来往。秋云估计秋雷已经先赶往华山,遂也往华山而去。他比秋雷晚到华山两个时辰,恰好碰上老道玉真子正在奸污许雪云。秋云仗义救人,赶跑了淫贼。他不露出真实面目,遂悄然而去。

    却说老道赤裸裸地飞奔逃命,真是狼狈不堪。他正跑哩,忽然想起随身的百宝囊并未带上,不由得大惊失色。他的法宝,各种乱七八糟的药物都装在百宝囊里,丢了怎生是好?!老道奸诈似鬼,他在林中绕了一个大圈,回来找秋雷。秋雷正纳闷儿呢!不知老道到哪儿快活去了,等得好生心焦。忽见老道光着身子从林中蹿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秋雷大惊。

    “道长为何这等模样?”

    “秋施主大事不好,许雪云那小贱人被人救走了,贫道还险些丢掉老命。”

    “你看清是什么人了吗?”

    “没……没有……”

    “道长好没分晓,这事要是让许雪云那小贱人传了出去,你我在江湖上还有立足之地吗?那死鬼赵志平是武林四大世家赵家的二公子。赵家艺高业大,桃李遍天下,门人多如牛毛,你我二人怎吃得消?!老杂毛你色迷心窍,玩女人玩出大祸来了……”秋雷越说越气,指着老道破口大骂起来。老道不敢回话,等秋雷骂够了,气稍微消了点儿,陪着笑脸说∶“老弟何必烦恼,金陵路途遥远,赵家要寻仇的话也是两个月后的事了。

    到时你已得“小还丹”,又怕他何来?!”

    “唔……有理,那依道长之见,现在你我该如何是好?”秋雷转怒为喜,又向老道讨主意啦。老道三角眼转了转,恶狠狠地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当今最要紧的是杀了许雪云灭口,以绝后患。她一介女流,又身遭大难,走不了多远。咱们现在就动身,量她也逃不出老道的手掌心。”

    老道带着秋雷回到原地,幸好衣物百宝囊都在。老道穿戴整齐,带着秋雷直追下去。老道的追踪术够高明,追出十数里地,果然看见许雪云在前面举步蹒跚而行。老道得意狂笑∶“秋施主,老道料事如何?!哈哈……哈哈……许小贱妇休走,老道来也。”两人仗剑狂追。

    许雪云闻声回头,见两个淫贼大步流星,气势汹汹地追来,心中恨极。可她眼下手无寸铁,浑身无力,比一个平常女子好不了多少,如何对付这两个恶贼。许雪云仰天大恸∶“天啊!我夫妇俩平生行侠仗义,怎会有此报应?!难道老天爷你瞎了眼不成?!”许雪云恨得咬碎银牙,凤目中如欲喷出火来。她拔出贴身短剑,心中打定主意,只要他们追上自己,立刻举剑自刎。

    老道得意忘形,眼中淫火旺盛。他还想擒住许雪云供自己享受,因此奋勇向前猛追。

    忽然半空中传来“嗖”的一声,一物不偏不斜打在老道左膝盖上,老道左腿一麻,差点儿摔倒。老道站稳身形,高声怒骂∶“何方鼠辈暗算你家道爷,给我滚出……哎哟……”话没说完,老道突然捂住左颊鬼叫连天,原来左脸上又挨了一记狠的,打落槽牙两个。后面秋雷看得分明,击中老道的只不过是两块树皮而已。秋雷暗自心惊,投掷者竟能用树皮打落牙齿,此人手上的劲力实是可怖可畏;看来今天必讨不了好去,还是及早脱身为妙。想到这儿,秋雷扶起老道仓惶而遁。

    两人离去不久,从树林中走出一个青袍老者。老人须发皆银精神矍烁,神目如电,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内功已臻化境。老人家自言自语道∶“玉真子到这儿来干什么?!不成,我得看看他要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青影一闪,蓦尔消失。

    许雪云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她竭尽全力向前奔逃,已至油尽灯枯之境。真巧!前面来了救命的人。一个灰衣老者带着一对中年夫妇正往这边赶路。老人家脸如松风古月,白发银髯飘飘,看上去不象个练家子,倒象个和蔼可亲的长者。后面那对夫妇男的文士打扮,脸如朗月,浓眉大眼,留着短短的髭须;女的身穿白衣,姿容秀丽,曲线凹凸玲珑,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动人魅力。

    老人看见许雪云步履艰难的样子,困惑地皱皱眉头,回头问道∶“江儿,那个女子似乎是云丫头。奇怪,她怎会如此狼狈?她丈夫赵志平呢?”

    中年男子飞身近前详看,大惊失色∶“是许女侠!你怎么了?!”

    许雪云吃力地抬头∶“你……你是……”

    “在下吕江。”

    “是……是吕大侠,救……我。”许雪云说完,再也支持不住,身体摇摇欲倒。中年女子抢上扶住,惊叫∶“许姐姐你受了伤?!”女人火速取出一颗丹药给许雪云服下,替她推宫把脉。过了片刻,许雪云悠悠醒来,放声大哭。

    老人惊疑不定,问道∶“云丫头是否遇到棘手之事?老夫替你作主。”

    “老前辈,小女子身遭大难,丈夫被人所害,我……我也……”许雪云含羞带愤,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三人,只是略去了自己受辱的实情。

    吕江气得眼中冒火,转身就走。老人一把拉住他∶“你去干什么?”

    “我去宰了那两个恶贼。”

    “华山方圆数百里,你到哪儿找两个人?听为父一言,打听清楚再动手不迟。”

    “这……”吕江无奈只得停步。老人眉头紧锁,捋着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