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爱日小说 www.arxs.com,淫术炼金士20——城战谋策篇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小弟第一次带兵打仗时才有十四岁,但受到拉德尔家族的名声影响,加上被赫鲁斯恶整,一开始就是负责人兼背锅人,哪有像现在穿下级士兵衣服的光景。

    除了这件刚拿到的衣服外,我还特意贴上一大把假胡子,顺便将头发弄得乱一点。跟在那五个菜鸟身后,我们悄悄走到军队后方粮草和伤兵营之间。

    也在此时我不禁好奇,因为军队里的巡逻班次相当频密,巡兵与巡兵的接替有如一环扣一环,照道理士兵不可能外出偷懒。可是走进伤兵营我才明白,原来有些受伤或接近痊愈的士兵,可以利用空出来的挡次暂代巡兵值勤,这就叫做移花接木之计。

    人为了偷懒,有时可以想出很多奇怪的小诡计,在军队当中尤其普遍。

    一些伤兵都向我们瞧过来,而我低着头不让他们看到脸,走最前的那名队目跟一名伤兵说了几句话,将两个银币塞进他们手中,早有两名伤兵扯下身上的白衣,内里早已穿着巡兵服。他们倒也聪明,一组五人齐齐偷懒很容易被发现,但只是两人出来顶包,换走两个人出去打炮就不容易察觉。

    待那些伤兵和小队成员走后,只剩下我们三个人,那位队目走过来悄悄说:“请提督千万别告诉将军们,否则我们会受罚的。”

    我笑着拍拍他的膊头,说:“我说一不二的,不过你们倒让我见识到有趣事情呢。”

    他们带着我走到伤兵营后,跟军粮堆放的小寨之间,赫然只有一条小木栏隔着大营内外。我们贴着小木栏,其中一名队员说:“放哨的同僚每五分钟会经过一次,所以我们要珍惜时间通过。”

    放哨兵高级于巡逻兵,必须多学习隐藏和察敌的技能,他们专负责营外的打探和守备工作。我们静心等待一会儿,果然有一支三人组成的骑兵,挑着灯笼快迅地经过,老实说,叫鸡叫得这么夸张我还是第一次。

    趁放哨兵走后,我们跨过木栏向外走,经过一阵的路程后居然见到一所小木屋。这小木屋的木质陈旧,屋外种了番薯和小藤瓜,任谁看都是荒野外的小农户。

    小木屋的窗子通通关闭,但仍然传出细微的男女嬉笑声,点缀了这个宁静的深山。

    那名队目说:“提督大人,就是这里了。”

    我看清楚四周环境,确认没有陷阱后问道:“有没有暗号什么的?”

    “暗号倒没有,大人只要说是青蛙介绍就可以。”

    “嘎?关青蛙什么事?说罗森介绍可以不?”

    “一样可以。”

    “嘎?”

    “罗老大介绍还有八五折呢。”

    “你讲笑吧!帅呆介绍可以免费吗?”

    “帅呆不行啊,他的江湖地位不够啦,焚摩介绍才能免费,不过只限嫖六十岁以上的长者,但他还是比不上最猛的色鳖爷……”

    “够了够了饿!你再说下去会死很多人的!”

    我重重打赏了那名队目,趁尚没弄出人命之前将他们打发回去。

    笃、笃、笃……

    在沉静的夜里轻轻敲响屋门,门上的方型观察框滑开横塞,露出一对满是鱼尾纹的年老眼睛将我上下打量,问道:“找谁?”

    将腰微微前弯,我搓着手掌淫笑说:“嘻嘻,这位大哥,我是罗老大介绍的。”

    咦,为什么我扮嫖客会这么自然?

    门后的男人沉默了一阵子,横塞再次关上,但木门却咿咿呀呀轻轻开启。那老人打个手势叫我跟着,带着我走到黑漆漆的木屋之内。

    “你是哪个团的?”

    “呵呵,小的是中军剑士团,原属皇城护卫军第二师,请问有什么事吗?”

    中军就是我和基鲁尔所率领的部队,因为较接近决策的核心,所以能吐出更多关于军队的蛛丝马迹。那老人果然闪过注意神色,态度稍微改善,说:“原来是主帅营的大哥,既然是罗老大介绍的,就给你一个七折吧。”

    “啊,不是八五折吗?”

    “八五折太小看罗老大了,就凭他一晚七次的能耐,其实七折已经不太尊敬。

    对了,兄弟有相熟的小姐吗?““随便找个吧,年轻一点,胸大一点的就可以。”

    “好,请这边。”

    带着那老人走到最后的房间,他轻轻推开房门,房内坐着一名年纪不过二十的少女。那少女盈盈而起,她身上是半透明的一套粉红睡衣,睡衣下的胴体若隐若现,更能清楚看见她没有穿胸罩,只有一条小得可怜的内裤。

    我微微一笑,点头表示满意,那老乌龟识趣地离开。

    房门才刚刚关上,那少女已经热情地给我一个拥抱,抱了一会儿才帮我脱掉衣服,手势相当纯熟。我趁机抚摸她的香肩,问道:“滑不溜手,小姐你的皮肤细嫩,不似是一般的农户呢。”

    少女似是早拟好答案,笑说:“干我们这一行当然要做好保养,要不然被你们这些老板嫌弃怎么办?”

    刚才进来时粗略点算,这所小木屋最多只有六间房,如果荒山里有鸡叫的消息广泛流传,军中的饿狼还不通通偷吃,这里不挤爆才奇怪,到时基鲁尔一定有所动作。若然这里真是普察堤的秘密基地,他这个人实在很小心谨慎。

    所谓“充军三年,母猪变貂禅”要扮演久旱的士兵,动作当然不能温柔。将那少女推倒床上,我的手粗鲁地搓揉捏她的一对白色圆肉,在少女的呻吟下一对玉乳被我捏得变形。

    “啊!好舒服!请再大力一点。”

    对于我故意用强的行为,那少女居然没有抗拒,而且事不寻常地看似受落,她的乳尖立刻突起,一双玉脚不由自主张开来,还挺起胸部让我肆虐。

    这一下终于确定,这个女孩是普察堤调教出来的性奴!

    其实每名调教师都有不同的风格,以亚沙度为例,他只享受调教女人的过程,所以对完成调教后的女奴没有感情,那些女奴亦几乎全变废人,最后会被无情地当成货物卖走,至于普察堤则是精神型的调教师。

    世上有些男人喜欢看自己老婆被人干,就像兽人族那班变态一样,不过普察堤的情况并不相同。正确的说法,他其实是极限型的精神支配者,热衷于彻底支配女奴的身体和精神。这种调教师有一个共通点,就是着重女奴的使用权,即是说女奴的性爱对象或性爱方式,都是由主人做出决定,女奴只是执行指示的肉玩具。

    只有调教师才能悉破调教师的手段,小弟亲手跑到这荒山中,就是要牺牲自己贞洁的肉体,来确定普察堤阴险的诡计,我越来越伟大呢!

    在我面前的这女孩算是有点气质。其外表清清纯纯,可是内在早被调教至烂透,被不认识的男人当成妓女来嫖,居然使她感到兴奋。我再一次使用暴力,左手狠狠抓住她的奶子,右手中指直接插入她的小穴内,说:“喂,你以前住在皇城的吗?”

    那女孩微微一震,问道:“啊……怎么突然……问这些事……噢……”

    中指一勾,指尖扣着她性器上的敏感点,同时微笑说:“没什么,你长得像极某位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呢,好象丞相一派的什么家族。”

    少女的牝穴忽然紧了一下,一对小脚踝伸至笔直,就这样出现一个小高潮。

    难怪会被普察堤选中,这女孩很淫贱呢。

    一个小高潮明显满足不了她,她一边喘气一边将大腿分开至极限,红着脸笑说:“嘿嘿……很多客人都说我像贵族的千金,兵大哥就将我当是那位千金小姐好了。”

    我忍不住笑道:“有意思,但你就算是千金小姐,我也不会怜香惜玉的。”

    女孩双眼放光,说:“那真巧,我其实是犯贱的贵族,请兵大哥好好教训我,嘻!”

    啊,这女孩真有趣!

    这女孩明明是贵族千金,货真价实的上流社会,现在却扮成下等的妓女,还要接受身份地位兼粗俗的士兵淫虐,这个场景已经叫我一柱擎天。老实不客气,我将她的娇躯翻转过来,长笑几声后手掌重重打在她的屁股上。她轻轻地挣扎,我再用力多打几次,她两团股肉上立即出现数个手掌印。

    在打屁股的过程中,她的大腿竟然沾满了汁液,我一把拉起她的头发,喝道:“我干!你居然湿了?”

    “呀……噢……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淫贱……呀……”

    “哼!给本大爷说清楚,哪个贵族这么背,居然生出你这种淫贱劣货?”

    她眼睛眯起,身体变的酥软,两粒发硬的乳头摩擦我大腿,摇摆着屁屁意乱情迷地说:“我是蒙比斯子爵的千金,请兵哥主人好好修理我。”

    蒙内比斯?

    那真是碰巧遇着刚刚,才开始构思夺取蒙内比斯,却没想到先一步嫖了该地领主的女儿,这算不算是好兆头?

    “原来是子爵大人的千金,草民向小姐行礼!”

    我笑着将两根手指插进她的肉穴,没料到会有大团的液体脱腔而出,直流到我手背然后滴到床上。

    “噢……爽死了……啊……”

    拉着她的头发,我俯身在她耳边问道:“贵族小姐,不知你芳名为何?”

    “我叫海……海伦娜……呀……要泄了……噢……”

    这个叫海伦娜的女孩还真不错玩,凭女阴的颜色仍然鲜嫩来判断,相信她接过的客人应该不多。手指一扭她的左乳头,我淫笑说:“才几个铜币就可以玩贵族女孩,应该用便宜还是用下贱来形容你好呢?”

    “噢……我不行了……请你快一点……”

    海伦娜主动伸手进入我的裤内,将我的魔枪掏了出来。由于我不想被悉破身份,故此没打算使用淫兽或邪书,就以本来的姿态玩玩就好。

    捏着她乳头的手指加重了力道,我笑着问她说:“快什么啊?我这种平民是很蠢的。”

    “求求你……快插进来……你兵哥主人的大肉棒……塞满海伦娜的肉穴……

    呀……““塞进去?少傻了,谁敢塞进你那肮脏的贱穴啊!”

    我的说话明显挑中海伦娜的嗜好,她像是忍着痛苦一样,但大腿却尽情张开,自己用手掰开两片肉阴,叫道:“不要……别欺侮我了……我已经……噢……受不了……”

    “哈,妓女我见不少,但求人插的你还是第一个,我是否应该问你收钱才对?”

    其实此地不宜久留,我也就将肉棒向她打开的小穴一顶,顺着那湿滑的水道直插进去。一插到底的感觉就是爽爆,guī头直顶到她的花蕊中心,两者更是互相打磨起来。

    我索性将海伦娜的脚抬到肩上,把揉棒狠狠打入她的体内,她放肆地大声呻吟,小木房里尽是她的叫床声。由于我知道此女有被虐癖好,所以我的动作亦很粗暴,一双手居然比小兄弟更加忙碌,一时拍打她的奶子和屁股,一时给她来两记耳光,一时用力地扯捏她的乳头,而海伦娜全都逆来顺受,而且十分受用,小小的肉穴随着我的施虐而越来越火热,而且越来越紧缩。

    在海伦娜到达第三次高潮之前,泉涌的感觉亦开始,我将她翻转过来,以后进式做最后的攻击!

    快感从下体激发而起,终于在女孩的体内愉快地中出。

    “提督大人!”

    天还没亮,在主帅营外已经传来混杂的脚步声,最少有五、六人朝我的营帐走过来。绮梦正咸的我忽然一凉,不知是谁拉走我身上的被子,隐约看见一个大光头在眼前出现。

    我抹一抹眼睛,喃喃说:“我要大奶的……不是要光头的……别想坑我啊。”

    四周传来微微的笑声,一把沉厚的声音道:“提督大人起身啊,敌军撤退了!”

    打个哈欠,转一转身用背脊向着他们,我继续做那绮梦道:“别烦我……美眉我们进房吧……”

    “火烛啊,你身上着火了!”

    “……”

    一把蛮熟识的声音说:“你们这样叫不醒他的,让我来吧,贱男,你的宝物库失火啊,抠抠、版权书和珍宝通通烧……”

    我不由吓醒坐起身,睁大眼睛叫起来:“快去救火!”

    环目一看,却见到基鲁尔、露茜、破岳和雅男通通站在我的床边,基鲁尔苦笑说:“你有没搞错?火烧身也不理,烧钱反而会吓醒?”

    “你们一大清早跑来干什么?晨运吗?”

    露茜皱眉说:“晨什么运?力克的大军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撤退,我们正商议应否追击。”

    “你们跑来就是因为这个?我早已知道了。”

    真是的,好不容易做梦见到垂死老头叫鸡,他们居然跑来叫醒我,有没有天理啊?

    四人被我的未卜先知吓了一跳,破岳悄悄道:“提督大人神机妙算,不愧是破岳最敬重的人物!”

    雅男说:“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睡觉吗?力克撤退他怎么知道?”

    我一扬手,说:“有事等我做完这个绮梦才说,现在快给我滚出去!”

    四人拿我没法子,只好悻悻然走出主帅大营外,而我当然是再次睡死过去,在睡梦中干了两百个美眉,直至花光老头钱袋的抠抠我才起床,此时原来太阳已经晒到上头顶。

    慢慢穿好军服,梳了一个帅气发型,步出营帐时发现这四个富贵原来一直留在帐前。甫见我出来,雅男劈头怒道:“人当统帅你当统帅,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负责任的,大敌当前还顾着睡觉!”

    破岳拍拍雅男肩膊,打圆场说:“殿下息怒,我们先听听大人的高见。”

    一伸懒腰,我问基鲁尔道:“力克的部队退了多远?”

    基鲁尔向手下望一眼,早有一员裨将跪下说:“回报各位将军,今早五时正敌军开始朝皇城方向撤退,直至现在已经退至百里之外。”

    我向露茜说:“发急报信给多度贤者,我们的大军会在今午抵达柏林城,请他们准备好行军用品和军粮。”

    基鲁尔皱起眉头,欲言又止。其实这家伙心急要找力克一雪前耻,我用手肘轻撞他小腹,笑说:“我明白你的心情,一切等进城后再说清楚。”

    依照原来的计划,我们的军队在中午时间抵达柏林城门外。由于力克一军退走,加上多度和莫斯的苦谏,柏林城已经打开大门投降。基鲁尔派手下打点一切,将军队驻于城门外下寨,柏林城亦派专员为我军补给粮食。

    我们一行数人进入城中央的领主公馆,多度、莫斯、佳娜和哈利文已经恭候多时,跟他们一起的还有柏林城领主,以及城内的一众士官,跟汉威堡的肥领主相比,这里的领主似乎是正常很多。基鲁尔向他们慰问了半个钟头,他们才离开公馆到城外晋见佐治和爱珊娜。

    公馆的会议室只剩下我们核心的成员,多度率先问道:“我们打败了力克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